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www.ax019.vip

【金牌保姆】(02-03)【作者:天天三鸭】

作者:天天三鸭
字数:15084

   =900) window.open('i.imgur.com/yZWnxHpb.png');" onload="if(this.width>'900')this.width='900';" >
  

      ***    ***    ***    ***
             第二章:为钱做事

                第1章

  坐在街边的椅子上,曾晓红想着自己和表弟的关系没有半点感情,纯粹是性
欲的粘合,这与刘至达对自己的行为是一致的。曾晓红是出来挣钱的,她自然知
道怎么通过自己的身体来获取更多的金钱。可是虽说下岗,也没到要卖身的地步。
转念又想,刘至达这样的老男人,就是让他做也做不了几下,自己现在缺的是钱,
在钱的面前人都不是人了。

  想通了之后的曾晓红,在回到刘至达家时已经接近中午了。吃了午饭后,就
是午休,之后她在客厅听到刘至达的呼叫。走进屋一看,刘至达已经把短裤脱下,
露出黝黑的阴茎,虽然还未勃起,但刘至达的大龟头却依旧在窗外的阳光下闪光。

  「刘老师,有事吗?」曾晓红知道这是一句废话,问了之后也没有躲闪开刘
至达的阴茎,还走过去挑逗似地动了动软塌塌的阴茎。

  「我老想要,就是硬不起来。「刘至达十分沮丧地说。」刘老师,你给我讲
讲以前怎么与曲老师做的,我想听。「曾晓红从前曾用这方法让丈夫起勃过,所
以也想用这这法儿来调动刘至达的性欲。

  曾晓红的话激起了刘至达对往事的回忆。

  他说,我们谈恋爱的时候正是文革刚结束,在同一所师范学院读书,外面的
新东西天天听,当然也有性解放什么的,那时老曲也开放,有了新信息我们就躲
在学校后山试着做,她第一次给我口交就是那时,在后山的一个山窝里,很少人
会走到这,我坐在半坡上,掏出阴茎,她躺在我身边,用嘴含着阴茎,慢慢地舔
慢慢地吸,我快要射时,她就把阴茎放出来,晒在空气中,等软了再放进嘴里,
一个下午我们都在做这件事。

  当然了,我的手指也是一直插在她的逼逼里,抠得她流了一裤裆的水,带来
的纸都不够用。

  当天晚上我们又到学校旁边的民房租了个点钟房,做了一夜,把她的逼逼插
肿了,第二天下床走路都变形了,她轻轻打着他的脸说,以后不能这么疯狂了。

  对往事的回忆,让刘至达的手重新开始套弄起阴茎,那根软软的肉棍在他的
大手上,始终没有露出龟头来,他叹了口气提起阴茎说,那时我一晚两三次都行,
现在想做了就是硬不了。

  「曲老师是什么时候不想做了?」曾晓红伸手接替他套弄着阴茎,那阴茎却
像失去生命的一块死肉,连龟头上都出现皱折。

  刘至达说,「老曲更年期以后,没有了月经,也没有了性欲。每次都是我硬
压着她进行性交,开始还有一点水流出来,后来不用润滑剂都插不进去。有一次
我在外面喝了点酒,回家就去脱她的衣服,她低声叫道,你要死了,什么准备都
没有就敢做,你不怕做死我呀!」

  刘至达说当时他被酒冲昏了脑袋,拔下曲老师和自己的裤子,挺着坚硬的阴
茎,也不管曲老师的阴道是否湿润,强硬插入,他被曲老师一声高亢尖叫把酒惊
醒了,身子被曲老师用力推开,就在这一瞬间,他看到曲老师整个阴部血淋淋的,
还滴在了床单上。

  他这一强行插入造成曲老师阴道口撕裂,要陪曲老师去医院看的时候,他向
医生坦白自己的过错,等待着医生的嘲笑。但医生很平静地给曲老师缝好阴道口,
很职业地对他说,三个月不能有性生活,以后要性生活一定要先润滑,千万要记
住滑。从那以后曲老师再不让他碰了。

  刘至达说这些的时候,眼里含着老泪,他拉开曾晓红捏着软阴茎的手说:
「可我有这要求,憋得难受啊。」

  曾晓红也跟着流泪,向他保证,以后要用手解决时她可以帮忙,但插到里面
去最好不要刘至达听了这话眼睛又亮了起来,说:「只要你肯,你要什么我都给。
「说完从床底下一只鞋盒里取出几百元,说先拿着以后再给。

  盖上鞋盒时,他想了一下,又打开盒盖,从中又取几百元,递给曾晓红说:
「帮我买点补品,养好后我一定一天能来两次,让你也快活快活」

  曾晓红听了没说什么,收了钱就去做自己的事

  曾晓红本就是一个工人家庭出来的女孩,从进厂工作到嫁人,她对钱的认识
就是,谁给钱就为谁办事。当时她婆婆,也是她的师傅答应给她所提出的嫁妆和
首饰,她才嫁给这家男孩,起先也没觉得什么不好,后来丈夫在性生活上越来越
不行了,她才知道钱有时候也不是万能的,特别是听其他姐妹说起她们的夫妻生
活那么快活,看着丈夫怎么也难挺起的肉棍心里很不是滋味。现在刘至达这老头
虽然不能坚挺那么长时间,可他至少能硬能插。

                第2章

  到刘至达家做保姆前,曾晓红曾在一家药店做了三个月的事,后来是因为老
板卖假药才离开的,她不知道要给刘至达买什么样的补品。于是,找了比她大一
岁的丁姐。

  丁姐也是下岗工人,她的父母与曾晓红的父母一个厂的,所以从小她们就是
玩得很好的闺蜜,那年曾晓红的丈夫身体不好,小肉棍硬不起来,就是当时在药
店做事的丁姐给配的药,让丈夫破天荒地勃起了几次。

  出了刘至达的家,曾晓红乘公交到城北找丁姐。丁姐正好在上班,自从老公
去广东做事后,孩子也不在身边,她现在过得是快活女单身的日子。

  看到曾晓红她很高兴,拉着她说了半天的话,见曾晓红一直没说话才问:
「你找我有事?」

  曾晓红有点害羞地点了点头。

  「什么事?你老公死啦?还是你又找到个男人了?」

  曾晓红红着脸打了下她,要她别乱说,然后才对丁姐说要买上次那种药。

  「谁用?你家那个又能做了?」丁姐好像对男女的事很兴趣。

  「不是,我在一家老教师家做保姆,他们家要。」曾晓红还不好意思说明了,
只是点了个大概。

  「多大岁数了还要这种药?是男的要还是女的要,男女的药不同。」丁姐很
专业地说道。

  曾晓红就问她快下班没,一起吃个饭。丁姐看了下挂在墙上的钟,说她去招
呼一声就跟她走。

  两人走到一家小炒店,这里是进城做事的人集聚的地方,你说什么他们全不
管,填饱肚子就走人。

  曾晓红选了个死角的地方坐下,要了四个菜几瓶啤酒。丁姐问为何这破破。
她知道曾晓红现在到处需要钱,丈夫的病,孩子的学费,还有婆家娘家的事都要
钱。

  曾晓红说,不用管,我有事求你,算我请你的客。于是,就把刘至达的事说
了一遍。

  丁姐瞪大了眼睛问:「你和他做过。」

  曾晓红让她别那么大惊小怪的,因为之前丁姐也有过一个小男人,后来实在
陪不起这小男人才分手的,用丁姐的话说,那小男人无时无刻不想着干她的逼洞,
谁受得了。

  「我也不是专为做那干逼的事,就是想多挣点钱。」曾晓红说着又脸红,说
如果真要买那些补品,这老男人怎么也不能一天硬两次。

  丁姐想了想,说:「我有主意了,就怕不大安全。」

  曾晓红用眼神问她有什么主意,丁姐说:「先问你那老头有心脏病高血压吗?」

  曾晓红想了想说:「没听说,我也不知道你就直说什么主意吧。」

  丁姐笑了起来:」不要急,姐还会害你我们店有一种春药,是给那些要玩小
姐的男人准备的,能让他们一夜金枪不倒。」

  曾晓红马上觉得这不行,那些春药都给中青年人吃的,刘至达大六十多了,
别吃出什么事来。但丁姐就是丁姐,她说:「妹妹,你也不想想,年轻人一次的
量给那老头吃必出事,放个三分之一,再和点葛粉做成药丸状,他吃了有作用,
自然就会再吃,吃了没作用,你就说换一种补品。我跟你说,我们药店有种鹿丹
丸,里面就有葛粉,其实真正的鹿茸有多少?」

  曾晓红一想这也是个办法,就催着丁姐快吃,回家做药丸去。

                第3章

  曾晓红赶在曲老师回来之前把所谓的滋补品交到了刘至达的手里,让老头高
兴的不得了,当场就吃了一粒,然后躺在床上静等效果。曾晓红就笑他,哪有这
么灵的药,一吃就有效果。

  两天后,曲老师回来。这次老同学聚会让她心情很好,她专门叫曾晓红买了
些好菜,晚饭的时候与刘至达分享聚会的情景。曲老师说,这次聚会有喜有悲,
喜的是获得许多新信息,悲的是一些同学已不在人世了。三人吃饭到晚上九点多
钟,等曾晓红把一切都收拾好了快十点半,曲老师说,小曾你就住家里吧,这么
黑回家不安全。曾虹红想丈夫在医院有人照顾,空一晚也什么。

  曲老师家有两间房,另一间是给孩子回来时住的,只要铺好床单就能睡。

  劳累了一天,曾晓红躺在床上反倒不会睡了,就听隔壁曲老师尖叫了一声,
她担心出什么事连忙起身,走到曲老师的门前问道:「曲老师,有事吗?」

  只听里面一阵响动后,曲老师说没什么,你睡吧曾晓红一听这曲老师说话的
声音有些变,退回去提起耳朵听隔壁的动静。

  好一会儿后,就听曲老师问刘至达,怎么会这样硬?刘至达说,可能太长时
间没看到你,这几天静养得比较好。曲老师用小女生的声调说,你知道我不能做,
还拿这东西来羞我,你安什么心。

  接下来听到的动静是,刘至达把裤子全脱了,曲老师说,你不怕感冒,脱得
这么光?

  刘至达苦求道,你就摸摸吧。

  哦,就是这样,你的小手还和以前那么软,对,快点套。

  曾晓红似乎看到刘至达那种享受的表情,也看到曲老师通红着脸,用手上下
套弄着那坚硬的阴茎。

  刘至达说,你把衣服也脱了吧。

  一阵响动后,刘至达说,你乳房好像大了点。

  曲老师说,呸,人变胖了,乳房不也变大了。哎呀,你能不能轻点,哦,这
样就舒服了,哎哟,不要摸下面!

  刘至达问,你都舒服了,下面还没水?

  曲老师笑骂道,我都绝经这么久了,哪来的水。哎哟,你不能插进来,你就
不怕我再撕裂一次。告诉你,这样丢人的事我可不做了。

  接着就听曲老师下床穿衣,走出房间,到卫生间去。

  曾晓红红听了他们的对话,胯下有点潮湿,挟了挟双腿,翻身睡去。

                第4章

  清早起床,曾晓红几乎与曲老师一个时间走出房间,两人对视一下,似乎都
想从对方的眼里探出什么。曾晓红说,我去买菜了,顺便去医院看看孩子他爸曲。

  老师安慰说,去吧,就买些青菜,昨天还剩不少菜呢。

  出了曲老师家,曾晓红搭车去了医院,从医院出来就直接到药店找丁姐,把
昨晚听到的告诉她。丁姐兴奋地说,有门了,那老头太想做那事了,那老婆子却
不能让他做,你想最后他还是找你解决,到时你就提条件。

  曾晓红原来也是这么想的,但昨晚听了刘至达夫妇的交谈,发现他们还是有
感情的,就是解决不了性的问题。特别是曲老师上次被刘至达的阴茎插裂了阴道
口,现在对性交有一种恐惧感,又怕把刘至达憋坏了,所以都是用手来解决。

  曾晓红在丈夫刚生病那会,来了欲望也曾用手解决过,可是总觉得不如肉棍
来的痛快舒服。她想刘至达肯定也是这样,他需要将自己的肉棍插进女人的肉穴
里去,才会感到真正解决了性的欲望。

  从丁姐那出来,曾晓红随便买了一些青菜,就回到曲老师家。一进门看到刘
至达坐在客厅里,见她进来眼睛有些放亮。这让曾晓红吓了一跳,如果曲老师在
场一定能看出那眼神是怎么回事。这老头真是憋坏了,也许那些所谓的补品药丸
他吃了还真起了点作用。

  曾晓红没有理会刘至达的眼神,直接走到厨房,刘至达也跟了进来,从后面
抱住她,抚摸着她巨大的乳房,在她耳边低声说:「我都硬了一个早上,不信你
摸摸看。「说着抓住曾晓红的手往自己的胯下按。

  曾晓红果然碰到一根发热坚硬的肉棍,在龟头的马口上还渗出点粘液,这粘
液让她本能地把手缩了回来,低声说道:「刘老师,你不要命了,曲老师就在阳
台外。」

  刘至达咧开嘴笑了起来:「她出去了,说是到银行办续蓄的事。」

  怪不得他这么大胆。

  当刘至达又一次抓住曾晓红的手时,气更加喘息的大了,他说:「快给我做
做,实在憋得难受。」

  曾晓红感到他的手汗湿湿的,很为难地问道:「怎么做,大白天的?」

  刘至达的手又摸在她的大屁股上,喘着粗气说:「就在这,你把裤子退下来,
我就能站着做,以前跟老曲也这样做过。」

  曾晓红心里酸了一下,说:「我可没这样做过。」

  刘至达已经动手解她的裤带,说:「做做就会了,不难「。

  当曾晓红感到裤子被退到膝盖时,刘至达已经趴在她的身后,用那根硬挺的
阴茎寻找她的肉穴,有几次还顶到她的屁眼上曾晓红扭过头对他说:「不要乱来,
你真的没事。」

  刘至达一边找着她的肉穴,一边说:「谢谢你,你买的补品真有用,我才吃
了三次,昨晚就硬了起来。」

  曾晓红捏着刘至达的阴茎往自己的肉穴里送,只听刘至达轻声的欢呼着,把
他的肉棍整根插进去了。

  曾晓红觉得现在是讲条件的最佳时间,哪个男人在已经插进女人的肉穴时会
不答应条件于是,曾晓红轻声地呻吟了几声,对刘至达说:「我今天去医院了,
医生说有种进口药对我孩子他爸很有效,就是贵了点。」

  刘至达一边抽插一边说:「要多少钱你说。」

  曾晓红想了想说:「一个疗程要三千多块。」

  如果这话让医院的医生听到非气疯不可,那有这么便宜的进口药,一个疗程
才三千块,怎么也得两万块。曾晓红知道这点,可她不敢开大口,怕刘至达拿不
出这么多的钱,到最后一分钱也拿不到果然,刘至达加大的抽插的速度,很牛气
地说:「我给,做完事就给。」

  曾晓红的脸一下红了起来,阴道也随之收紧了,让刘至达感到无比的爽快。

  这情景让曾晓红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妓女,向嫖客讨价还价。她有一个工友下
岗后到歌厅做事,少不了与男人做事,凡男人提出古怪的要求,她就加价,不答
应直接把嫖客的阴茎从阴道里拔出。现在自己这个样子是不是也跟那个工友一样?

  刘至达也没抽插多久,随着一声沉闷的低吼,预示着他已经将精液射进去了。
可曾晓红没有感觉到热乎乎液体在阴道里冲撞。

  随后她就明白了,刘至达一个大六十多的老人,怎么能与表弟的射精比。那
根刚才还蛮坚硬的阴茎,转眼间就软了,从阴道里随着精液和淫水一起滑了出来。

  射完精的刘至达精神特别好,提起裤子说给她取钱,像孩子得了颗糖似的欢
快而去。

  曾晓红看了后摇了摇头,她不理解男人怎么这么喜欢做那事,就连刘至达这
样的老男人也放不下这事。

             第三章:保姆交流

                第1章

  曲老师住的社区是市里的先进社区,这住的大多是退休干部,教师和有头有
脸单位的退休人员,在这个社区做保姆的人也特别的多。因此,这个社区每个季
度都会召开一个社区家政人员座谈会,大家聚一聚,给社区的工作人员说点表扬
的话,之后就是一起吃个饭。

  曾晓红是刚来不久的,所以她走进会场前还怕自己落单,不想进了会场后她
看到许多张熟悉的面孔,都是过去在一个厂的老姐妹。她坐在一个叫白莉的中年
女子身边,这个白莉原来与曾晓红是一个车间,人长得一般,却有一身如她的姓
氏一样的白皮肤,让她有了几分吸引人的地方。她比曾晓红更早就出来做保姆了,
这里社区的上上下下她都熟。

  「遇到你真太好了,这样我们原来红星针织厂的人又多了一个。你不知道,
现在这个社区的保姆分成两大派,一边是我们厂的人,一边是从乡下上来的人。
哎,你现在在哪家做?「白莉嘴快,一口气说了许多。

  曾晓红说了自己到曲家的事,抬眼扫了一遍会场,坐前排的多是乡下上来的
人,她们年纪都在三十多四十出头的样子,人数多于厂里的人,而坐在后边的厂
出来做保姆的多是四十多到五十岁的。乡下来的保姆个个丰乳肥臀,穿着也五花
八门,而厂里来的保姆则全穿过去的厂服,她们都个习惯,只要是做事就穿厂服,
上街串门才穿上好看艳丽的服装,两大阵营一看就清楚。

  这天社区请来市立医院的一位护士长讲怎么护理卧床老人的知识,曾晓红不
禁笑了一下,心想像刘至达这样的老人,根本就不要这种护理,他要的是肉穴里
的护理。

  「你笑什么?」白莉问道。

  曾晓红脸一红说:「没,只是觉得让我们听这些干什么?」

  白莉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社区请人来讲课,这就是成绩,以后市里评
先进时这都是材料「。

  这时,一个满脸长雀斑,年纪在四十出头的乡下胖女人站起来问道,给老人
洗澡怎么洗才好,特别是下半身。她的话音刚落会场一片笑声,有人说洗好鸡巴
就行,有人说用篷头来洗可以避免与鸡巴的接触,有人说放在澡盆里泡着下身里
的脏东西就全泡泡掉了。

  混乱的场面让社区的干部一个劲地喊安静,听老师说。那位护士长一脸平静
地说,不论给男女老人洗下身,生殖器都是重点,因为那里是藏脏东西最多的地
方。同时,她表扬了这位雀斑的胖女人,说她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白莉伏在曾晓红的耳边说,这女人叫阿希,在退休干部张市长家做了三年,
那张市长有个喜好,就是叫保姆给他洗鸡鸡,洗得好多少钱都肯出,洗不好第二
天就赶人。

  这个阿希到张市长家做的时候像个没长开小女子,几年下来吃得这么胖。听
说张市长吃什么她就吃什么,家里的人都不敢说,白莉加重语气地说道,因为她
会给张市长洗鸡巴。

  曾晓红笑着打了下白莉,说她没正经。白莉笑道,你看这里哪个人在主人家
是正经的,你正经吗?曾晓红更加脸红,红得像要滴血似的,嘴咕噜着「不理你
了」闹了一会,会也快散了,白莉就说今晚到她那过夜曾晓红立刻反对:「那怎
么行,你家主人不骂你才怪。」

  白莉说她家男女主人一起去海南看女儿了,让她看房子,夜里有个伴也好过
一些。又问了曾晓红丈夫和儿子的事,知道一个在医院,一个住校,夜里曾晓红
也是一个人在家,就一个劲地劝她今晚一定要去,她还有许多社区有关保姆的事
要说,毕竟她比曾晓红早出来几年。

  曾晓红想了想答应了,说要先回去向曲老师汇报一下今天座谈会的内容,老
太太对这些事很认真。

                第2章

  白莉在厂里当挡车工时落下一个病,每月快来月经时,阴道就发炎,而且奇
痒无比,上班时经常在厕所一呆就是半个小时,在里面抓插阴道解痒,有时自己
抓着抓着就抓出高潮来,这使她有了长时间的手淫习惯。

  这天晚上,在等待曾晓红的时间里,白莉的阴道又痒了起来,她脱下自己的
睡裤,把手伸进阴道里又抓又搓,既能解痒又能满足自己的情欲。在手指进出阴
道的同时,一股白色的浊液被带了出来,今天似乎特别的痒,带出的液体也特别
混浊。

  这样的抓搓已不能解痒,她又拿出自制的假阴茎,一个小手电简套上个避孕
套,对着一面不大的镜子,张开双腿,展示阴阜的全貌,开始抽插。那些混浊的
液体顺着雪白的大腿流下。

  白莉肤色的白是一种苍白,这使她乳头显得特别的黑,白色的大腿和肚皮上
布满了青筋,阴部上方的阴毛已被刮净,长期的手淫使两片阴唇呈酱紫色,阴蒂
的蒂头也因经常摸拔搓捏,无法缩回包皮里,常年露在外面,敏感度大大下降,
没有特殊的刺激,不管怎么舔弄拉扯阴蒂也激不起性欲。今天的抽插用力大了,
似乎阴道里有了破损的地方,从阴道里传出一阵阵的刺痛,虽能解痒但很是难受,
又欲罢不能。

  正在白莉难受的时候,门被敲响了,她慌忙提起裤子,撤了镜子,藏好假阴
茎,扭捏地走去开门。曾晓红满脸红扑扑地站在门外,当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她
闻到一股腥骚味,这腥骚味里还挟杂着一些脂粉味,看白莉脸有些红,气也不平
静,她往里看了看,怕白莉屋还有其他的人。

  「看什么看,我不会约你偷人的。」白莉举手拢了拢头发,那股腥骚味更加
浓烈。

  「那谁知道?你什么事不敢做。」曾晓红与白莉打闹着进了门。

  两人陷进沙发里坐着,白莉说这个社区的保姆,白天做的事都一样,晚上就
千奇百怪,各显神通了。曾晓红很认真地请求白莉把此中的事一一说来,因为刚
来不久,许多事没弄清楚。白莉提议,先洗澡后上床,躺在被窝里说才有意思。

  曾晓红也只好客随主便。可白莉一定要拉曾晓红一块洗,曾晓红害羞起来,
长这么大还没跟女的一起洗澡过。

  白莉说,就当我是男的,你和男的总洗过澡吧。

  卫生间里两个赤条条的女人站在一起,曾晓红丰腴,白莉苗条,曾肤色偏黄,
白的肤色则雪白。曾晓红看到白莉把阴毛刮净,便问为何这样?白莉说,我的白
带多,毛多了味就大。这时曾晓红才知道刚才的腥骚味是从白莉身上飘出的。

  洗了澡上床后,白莉开始了她的演讲。

                第3章

  「你到社区报导没有?」在开讲之前白莉问曾晓红这让曾晓红一头雾水,
「报导报什么道?」

  白莉说:「每个在社区做保姆的,都要到社区报导。今天你接到通知来开会,
说明你的主人已经为你报了道。「还有这样的事,曾晓红更期待白莉的演讲。

  春风社区是个干部和有钱人等集聚的社区,每任社区领导都是后备提拔干部,
所以他们最怕社区里的保姆出事。白莉说,可私下里,大家都知道保姆的背后是
各自的主人,所以这个社区的保姆哪个是省油的灯?

  先讲讲今天提问的那个阿希。

  阿希是由社区书记介绍给张市长的,在此之前,张市长的老太婆刚赶走一个
年纪快五十的针织厂女工。这个女工心太大想取代张市长的老太婆,仗着天天给
张市长洗鸡巴,得宠后想当老大,可那个老太婆也不是好惹的,一纸书信到市里
告社区书记,说她介绍保姆没用心,把一个老妖精引到家里破坏他们家的安定团
结。

  社区书记慌忙与这个女工解除的雇佣协议,并私下规定这个女工心永不得在
社区做保姆。后来又张罗到阿希,千交待万交待,要阿希一到老市长家首先给老
太婆表忠心,只做事不夺权。

  阿希一到张市长家,老太婆就告诉她市长的喜好,刚听说老市长有此喜好,
阿希吓得当晚就想跑路,被老太婆好言劝说住,并在当晚演义给她看。

  据传说,当晚,老太婆和阿希把张市长扶到浴室,三人都脱得精光,阿希后
来告诉别人,老太婆的乳房太难看了,像个布袋垂到肚脐眼上,奶头上还有几根
毛。鼓鼓的肚子下有一大片花白的阴毛,老太婆蹲下时她看到那两片黑乎乎的阴
唇向外敝开,里面的肉却是白色的。

  阿希还不习惯在人面前光着身子,所以一只手老捂着下身阴阜的位置,让老
太婆嘲笑了一番,拉开她手让张市长看。阿希四十岁平生除了丈夫和孩子,没在
别的男人面前光身子,由于在乡下做农活都长衣裤,她除了脸手脚是红黑色的外,
身上倒是蛮白的,加上较丰腴,皮肤被脂肪撑得很光亮,这让张市长很满意,点
了点头含糊不清地说,开吧。

  就见老太婆用手抓起自己的大布奶,按在市长的老屌上,来回地搓擦。不一
会市长的老屌就有点翘起。老太婆对阿希说,你也来试试。

  阿希怎么也不能相信,老市长都这么病歪歪的,那根老屌还能硬得起来。她
接过老太婆递给的毛巾,在老屌上探试了一下,也学着老太婆的样,用奶子搓擦
老屌,心里有种希望,此物快点坚挺起来完事。无奈搓擦了好一会,那老屌却始
终处于半硬状态,于是抬头看了下老太婆。

  老太婆微微一笑说,他只能硬到这程度,你再弄一阵他就会射精。阿希听了
又吃一惊,老市长还会射精?这回阿希更靠近老市长的下身,便闻到一股屎尿的
骚臭味,眉头不禁皱了起来。仔细看了看老屌,只见那根老屌像死老鼠似地挂在
胯下,翻开龟头上的包皮,立刻一股浓重的尿骚味冲进鼻腔,让她差点把晚饭吐
了出来。突然,一束水从头上落下,老太婆手持喷头,向老市长的下身喷水。

  「阿希,你要把他的包皮翻起来洗,不然那里面脏东西要发臭的。」老太婆
说着,自己动手把老市长的包皮翻开来,用水冲了,又用手指头插入他的肛门,
来回抽插后再用水洗干净。

  这时,老市长的老屌好像又硬了点,老太婆直起身说,现在你摸他的蛋蛋让
他射精,他现在要不射整晚都不舒服。

  阿希照着老太婆说的做,只见那根老屌的外皮黑漆漆的,龟头也是黑的,上
面还有几小块苍白的斑块,包皮特别的长,整整有两公分那么长,阿希用手摸着
他的蛋蛋,另一只手上下套弄着阴茎。

  她在家时也常常这么套弄丈夫的阴茎,期望他快点给自己的肉穴解痒。而这
根老屌套弄了好一会儿还处于半硬状态,阿希只好机械地套弄着,眼睛都累得快
要闭上了。突然一股清淡的液体从龟头里喷了两次就没了。

  老太婆在一旁看了后说,给他擦干身子,他射了后总要睡觉的。

  听了白莉的讲述,曾晓红有点吃惊,这社区里的老男人怎么这么爱做事。问
了白莉,她回答说,是男人就一辈子都好这一口,要不然我们女人怎么活。

  说完这话后,白莉神秘地问曾晓红:「你老公病那么久了,你不想这事?」

  曾晓红红了脸,打了一下白莉说:「我又不是神仙,怎么会不想,想了就找
野男人。」

  白莉顺手摸了下曾晓红丰满的乳房,说:「有气魄,可惜我的宝贝要留给那
死老头要不然也去找个年轻点的。」

  曾晓红问你也要为主人做老妈子的事?白莉淡定地点了点头。

                第4章

  白莉在说自己的事时有些忧伤,她说要不是图这家人给的钱多,她早走了,
现在儿子在省城的房子车子都是她挣来。「那你是遇到一个好人家了。「曾晓红
很单纯地说。」哼,好,老娘我付出了多少。「白莉拍了拍躺着的大床说:「在
这张床上我要对付两个老死鬼,一个晚上下来比当年上个全夜班还累。」

  「啊,有这事?」曾晓红非常惊异,张着嘴不敢相信。当白莉讲完自己的故
事后,她的手心捏出一丝汗来。

  白莉所服务的家主人原先也在企业干事,可他们有一个当官的亲戚,很早就
下海经商成了土豪,他们的子女都送到国外去后回国在南方工作,夫妻两人仅凭
城的房子租金就月入五万。

  白莉来这家做事,也是靠一个社区干部帮忙,说这家人两夫妻年纪才六十多
岁,就想找一个会做饭的人来当保姆,工资面议。白莉见到他们第一面时就决定
在这做了。因为这两夫妻人长得清楚,男的有一米七,女的有一米六,两人不胖
不瘦,平时还爱运动,家里许多白莉没见过的运动健身器材。

  白莉给他们做得第一餐饭就获得认可,特别是那道小菇炒牛肉,很合这对夫
妻的口味。除了买菜做饭白莉没其他的事,每周有一个钟点工来做屋里的卫生,
夫妻俩自己的事自己做,第一个月白莉过得像神仙一样的日子。直到有一天,这
家女主人约白莉到郊外玩,就她们两人,白莉当时就感到很奇怪,为何男主人不
来,他们从来都是双进双出的。

  那天,白莉和女主人坐在郊外旅游点一个无人的小亭子里,女主人首先说了
近期他们夫妻生活出现问题,丈夫老是不能完全勃起,有时好容易勃起了,插进
去还没几分钟就射了。

  白莉看着这个年过六十,却身材保养很好的女人,要乳房有乳房,要屁股有
屁股,皮肤也挺细嫩,这样的女人怎么会让男人不能勃起?看到白莉疑惑的眼神,
女主人拿出一个平板电脑,打开一个视频,白莉一看整张脸就羞得通红,视频里
有一对外国夫妇在做爱,旁边还有一个女佣在伺候,那女佣一手抚摸着男主人插
在阴道里的大阴茎,一手插进女主人的屁眼里,让夫妻二人在女佣的伺候下,高
潮不断,最后女佣也扭着屁股让男主人把阴茎插进她的肉穴里,等那男主人快要
射精,主佣二人都伸出舌头,迎接男主人的精液。

  女主人说,她丈夫就要这样的伺候才能坚挺射精,不知你能不能帮这个忙。
我不强求,你若不能接受就算了。

  说实话,白莉也不是个干净的女人,婚前就为一个男同学献出处女,好在她
丈夫无所谓处女,生了孩子后,因为长期手淫,丈夫那根不大的阴茎无法满足她。

  不久在厂里一个早年到歌厅坐台的姐妹介绍下,认识了生平第三个男人,而
且是一个有一根大屌的男人,每次做爱的第二天,她嗓子都哑了,从开始到结束
的叫床,不是那种做戏式的叫床,而是真枪实弹地叫。腿软了,也合不拢了,那
男人几乎是让她站着接受阴茎的插入,连下床上卫生间腿都在打抖,整个阴道口
张开,即便使劲将双腿并拢,只要放松双腿,阴道口就自然张开口,需好几天才
能恢复到正常状态。这个男人让她满意,可好景不长,在交往数月后,那男人想
插她的菊花洞,吓得她直向男人求饶,死也不肯。若让那根粗大的阴茎插入菊花
洞,痛是小事非撕裂了肛门不可。结果极想插菊洞的男人没了忍耐,把她打了一
顿两人分手。以后白莉又结交了几个男友,皆因不能满足其阴痒而告终。

  「我们不会告诉任何人,不会让你没面子的。」这位女主人保证说。白莉心
里冷笑了一下,自从下岗以后,她就没有把面子这种东西看得很重,现在下岗的
丈夫在外地为做保安,自己也出来做保姆,还有什么面子可言于是,下定了决心,
说:「没什么,你给钱我就做。」

  当晚回家,只见男主人已从外面订了一桌的酒菜,欢天喜地与她吃晚饭。吃
饭间男主人不断向她敬酒,还把手很暧昧地放在白莉的肩上。

  于是,一场戏或者说一场运动开始了。

                第5章

  这家女主人的乳房和屁股都保养的很好,虽然皮肤没有白莉的白,但还算细
嫩,唯一不足的是她有一个难看的小肚子,像梯田似的肚皮上,肥肉一层一层的,
低头看不到自己的阴毛。在上床后白莉看到她张开双腿和双腿顶部的阴阜,浓密
的毛发,向外翻开的黑色阴唇,以及长着一坨黑痔疮的屁眼。此时,她在床上用
手轻抚着阴蒂等待着。

  这家男主人也有一个大肚子,还算好不像水缸似的,胸脯上长着一片浓密的
胸毛。此时他挺着半硬的阴茎,伏在女主人的阴阜上,舔弄着那颗大阴蒂,另一
只手则在女主人的乳房上揉捏。高高翘起的屁股展现了股沟上的浓重毛发,遮盖
着他的屁眼。

  「你也上来吧,不要害羞。」女主人喘息着说。她被丈夫舔弄得很舒服,那
么大的年纪了,阴道里居然流出淫液。

  白莉第一次看到此种情景,呆楞在那不知如何是好。她的身上还披着一件睡
衣,紧紧地捂着身子,露出一双雪白的大腿,她不知自己该如何介入,胆怯地伸
出手轻快地摸了一下女主人的大腿。正好女主人被男主人舔弄得有些意思了,绷
直了双腿,那腿上的肌肉摸上很有质感。当白莉想把手缩回时,男主人一把抓住
她的手往阴茎上压。那根热乎乎的阴茎让白莉吓了一跳,摸上去柔软又似有骨,
随着她的抚摸慢慢变大变硬。

  「你看,你还真需要外力才能坚硬起来。」女主人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下白莉
雪白的手,也伸出手将白莉身上的睡衣扯下。

  浑身赤裸的白莉一时慌乱起来,抱胸护乳,男主人从女主人的阴阜抬起头:
「莫紧张,大家一起玩一紧张就失去情趣。」

  他再次把白莉的手压在阴茎上,让白莉很自然地握住阴茎,上下套弄,嘴唏
唏有声。当男主人扒开白莉的双腿,看到白莉的阴道里渗出一些淫水,阴茎更硬
了,他捏了捏白莉布满青筋的乳房,那乳房虽说有些松垮但依然饱满,摸上去肉
肉的很是滑腻。男主人的摸乳的手法很到位,没几分钟白莉就感到阴道里有大量
的液体流出,湿湿的飘移在阴阜之间。

  看到男主人的阴茎硬了起来,女主人一口含住阴茎,在嘴里舔弄把玩,一边
伸手去抠挖白莉的肛门,让白莉全身一下紧张起来,把菊花口关闭的紧紧的。这
时,男主人笑了笑说,不要紧张,就把嘴从女主人的阴阜移到她的菊花口上。白
莉就觉得一条湿软的肉条在菊花口上扫动,心里一荡漾阴道里又有一股淫水流出,
被男主人统统吸到嘴里。

  白莉怕自己阴道里的淫水味太大,想移开自己的屁股,不想被男主人紧紧抱
住,那根舌头从菊花口到阴道口来回舔扫,这样的刺激是以前从没有过的,白莉
不禁呻吟起来,断断续续地说不要不要。

  男女主人对视了一下,男的加大了舔扫的力度,女的也把揉捏白莉乳房的力
量加大,还不时用指甲刮弄乳头,双边的夹击,让白莉终于大声地叫了起来,就
觉得一股劲从阴部提到腰部,从腰部提到大脑,「啊——」她终于高潮了,大量
的淫水冲阴道,夹带着些许白带,她把头使劲钻进男主人的怀里,那只手捏紧了
男主人的阴茎。

  当她高潮的劲里回过神来时,看到他们夫妇都站了起来,男主人问:「你先
来还是她先来?」

  女主人很宽容地笑了笑说:「她吧,让你尝个鲜。」

  接着男主人也不问白莉是否同意,扶着坚挺的阴茎插入她的阴道。」啊——
「白莉再叫起来时,有惊恐也有几分快活,她的阴道许久没被真正的阴茎插入了,
被真阴茎入的感觉使以往的阴痒变成快活的添加剂,她真想这根肉棍永久地抽插
下去,然而男主人越抽插她感到阴道里越痒,这是一种快活的痒,嘴里不禁叫出
痒痒痒的呼声。

  这样抽插一阵后,她听到男主人的呼吸变粗了,有过性生活经历的女人都知
道这是男人要射精的前奏。就在她期望男主人能通过抽插再给她一次高潮时,女
主人也听到这种变化,用手紧紧压住男主人蛋蛋后面那个部位,缓解了男主人想
射精的念头。

  抽插变慢了,在一次整根插入后,男主人拔出阴茎,只听得「噗」一声,那
根肉棍脱离阴道口,依然坚挺地翘起,形同弯月,男主人立刻躺下,由女主人一
屁股对着那根弯月亮坐了下去,「好满啊。」妇主人满足地叫了起来,把白莉一
人晾到一边,没几分钟女主人就叫白莉给男主人舔屁眼。

  面对满是毛发的屁眼,白莉感到无从下嘴,她用手扒开男主人的屁股,使屁
眼完全展露出来,闭上眼一舌头顶了上去。她从没为男人舔过屁眼,今天不知怎
么了,心里没有一点反感就舔上去了。舔了一会,她睁开眼,面前是一个壮实的
屁股,当舌头离开屁眼时,她发现男主人的屁眼很精致,深紫色的肛口,细密的
纹路,由于刚才舌头的舔弄一张一缩。

  「啊——」女主人就在此时到了高潮。女主人的高潮叫声有些夸张,但高潮
却是真实的,从她的阴阜处喷出一股尿液,有些落在白莉的脸上,男主人的肛门
也加快收缩,在肛门边上那块称之为阴根的部位,她能感觉到男主人射精的频率,
甚至能感受到精液从阴茎冲出时的那种力度。

  这时他们三人并排躺在宽大的床上,休息几分钟后,女主人爬起来,一口含
住男主人的阴茎,一边叫白莉给她舔菊花口。女主人的菊花口因为长着痔疮而变
形,让白莉有些恶心,她有些不情愿地在妇主人菊花口周边舔弄着,尽量不去碰
肛门口上那颗大痔疮。

  不想这种舔弄增加了女主人的快感,她的屁股开始扭动起来,从阴道口里渗
出一缕亮晶晶的淫液,慢慢地流到肛门,沾在白莉的舌头上有些咸涩味,又有些
苦味,白莉把舌头移到菊花口后边靠近尾骨的地方舔弄,以避开从阴道里渗出的
淫液,她只用舌尖轻轻地舔,轻到似有似无,可传给女主人却是巨大的快感。在
这么舔弄有十几分钟后,女主人又夸张地叫了起来,两次从尿道里冲出一小股尿
液。白莉想,妈的,这样来也可以来高潮。

  夜已经很深了,男女主人却越玩越有劲,而白莉的眼皮却沉重起来,她机械
地舔弄着女主人的菊花口,或含着男主人的阴茎,真想快点结束。再有趣的性生
活也顶不上睡觉重要。突然,她感到阴道再被肉棍插入,一条腿也被女主人高高
举托,女主人用她的牙齿轻咬着她的阴蒂,那种刺激让白莉的睡意全无,提起精
神迎接男主人的抽插。

  当高潮再次袭来时,白莉的双眼沉如生铁,麻木地随着这夫妻俩的举动而动,
或含阴或舔阴,到窗外有些亮光时,她全身无力地瘫倒在床上。

  白莉对曾晓红说,也不知为何,在他们夫妻面前,所有的廉耻之心都没有了,
心里只想着与他们一起做爱挣钱。曾晓红说,你看到哪个下岗的人有廉耻的,大
家都这样过,好在以后再没有什么下岗工人了。